No Bucky!

[Crossove/Rinch+00Q]论——职业调情哪家强

Bloody Coraline:

  Rinch与00Q换梗


  当两对的著名调情场景对调时


  到底会发生什么化(谁)学(比)反(较)应(污)呢


  (感谢大家的鼓励 深深鞠躬)


-----------------------------------------


  Rinch的场合


  Reese看着眼前歪歪扭扭的现代油画拧过了脑袋仔细盯着画下方的标签读了起来。然而他还是没明白作者在伤心哪块黄愤怒哪块黄,整幅画像是一块染坊的废料。他打开手机打算输入画名调查一下,免得Finch张口的第一句话是“看出什么了?Mr Reese。”


  “别告诉他。”Reese对着墙角的摄像头发出了请求。


  Finch迟到了,这很稀有。当他裹着一件深色的防水外套出现时,Reese打量过一遍他这身新鲜的行头。


  “我错过了什么?”


  “一杯从天而降的红茶。Mr Reese。”


  Reese并不介意多等一些时候让他换回自己自在的衣服,Finch明白,依旧在悲剧发生地5米开外的体育商品店飞快地买了身衣裳赶了过来。号码不等人。


  “不是连着杯子一起飞出来?”


  他借着身高优势确定Finch并没受伤,忍不住想要当他慌张的样子再持续上一会儿。


  “热的还是凉的。”


  “这一点儿也不有趣,Mr Reese。”


  Finch将一个黑色的小手提箱放在了长板凳上坐了下来。Reese撑着挪了一下倾着肩膀打探着周围。


  “谢谢你的帮助,Harold。”


  Finch对于自己要拿着一把杀人武器穿越整个纽约感到不自在。


  “你快赶不上飞机了。”


  Reese叹了口气,他总是这样呆不了多久就得出去奔忙,希望下一个号码别是国际航线的空乘员,就算是。也别是经济舱的。


  “我多希望能像你一样穿着睡衣在家就能工作。”


  他这话一分都不能信,稍微清闲上一会儿就能围着他不停转悠抱怨着。


  「纽约今天居然没有人尝试着要谋划犯罪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我不会穿着睡衣工作,Mr Reese。”


  “别误会,你的睡衣非常好,我没有任何意见。”


  Reese举起手来,自示清白。事实上他希望有些工作Finch能在穿着睡衣的时候完成,这样他们能共处一室的时间会增长许多。临近午餐时间的大厅里只剩下了他们,Reese索性打开手提箱拿出那把自己提了多次的瓦尔特,试了试准头和手感。


  “请不要在公众场合拔枪!Mr Reese!”


  “你明明知道我要上飞机还给我这个,Harold。”


  Reese拿在手上晃了晃,扳机和枪托读取他的指纹掌纹后亮起了微弱的红色指示灯。


  “这个真的只有我能射出子弹?上飞机前我也许该试试。”


  “Please don’t.”Finch严肃得压低了调子,他不该去借这把武器,一开始就不应该。


  “我们还得把武器还给...我的朋友。请你保持低调,不然武器外借的事情会给他添麻烦。”


  Reese扬了扬眉把瓦尔特别在腰后将空箱子还给Finch站在摄像头挥了挥手。


  “你的小精灵会摆平这些的不是么?”


  Finch虚着眼睛跟自己发誓他再也不会去满足Reese的好奇心了。


  “I really hate you right now.”


  Reese转过身将手捅在大衣口袋里笑着摇摇头飞快得贴着Finch咬牙鼓起的侧脸落下一个吻。


  “一直恨到我重回地面吧,Harold。”


  Finch盯着美术馆地面映出的黑色倒影消失后又抬头看上了墙角。


  “别答应他任何事情。”


 


  {Administrator J. R**** 


  {Confidential Agreement


  {保密协议


  {Double encryption


  {双重加密


  /权限解除


  {Administrator J. R**** 


  /执行时间


  [20**年**月**日 11:13 40.25]


  /搜索内容


  [Marcel Duchamp1887-1968 下楼梯的裸女]


 


 ------------------------------------------------


  00Q的场合


  Q一再表示如果他出外勤,尽量不要让他和007合作,另外要给他加班补助。后者在M巧言令色的官腔和一堆八折用餐券中被打发。而前者,M请他自己去和007协商,Q决定不要上当,他当然记得上次去协商后的下场。


  007依旧还得三不五时地劳烦他奔赴前线充当智囊或者活体破解软件。很大程度上Q选择现在的工作岗位是看中了准时的薪水以及可以稳定呆在室内。如果MI6可以带猫来上班,那么连欣赏它蜷窝在键盘上取暖的乐趣都能实现。


  当梦想照进现实,公务员遇到007。Q躺在漆黑的酒店房间里盯着天花板开始背诵圆周率。


  “你可不是一般的公务员,Q。”


  他没急着回话,话的那一头总有着意想不到陷阱。


  “你可是非常年轻的公务员。”


  这一点儿都不能缓解Q对于这间老旧酒店糟糕的客房清洁水平带来的焦虑。


  “想必有人叫你‘老狗’你会非常开心。”


  如果那人活不了多久,叫一叫也没什么。Bond端着Q给他的夜视狙击枪将准星对着隔壁的窗台。子弹加强过,打穿一面旧楼的墙面完全不是问题。


  “你就只是改良了一下防风指数和准星?”


  Q抿着嘴巴将数字停在了第2658位,如果Bond坚持他的戒酒反应是他的幻觉。他也非常坚持007所有的佩枪上得做一些能提供帮助的改良,他甚至考虑过给他的瓦尔特做一个3D全息瞄准器。M大力地将预算报告塞进了碎纸机并从Q当月的薪水里扣除了一小笔纸张费用。


  “Q,你在听么?”


  军需官撑起自己坐在床沿边看向对面大楼的窗外。


  “Always.Double O Seven.”


  隔壁房间的女士作为本次与会的著名学着正考虑着把创建的一套可干预导弹航程的新病毒卖给出价最高的国家。完美的叛国罪,Bond在学者里看上去有些太显眼了,一个差池就能露出马脚来。更重要的是,这位女士并不喜欢男士的殷勤,005作为唯一能救场的女性此刻正在乌干达,远水救不了近火。M选择了传统模式,让Q近身打探。


  “Q.”


  “我还想在天亮前睡一小会儿。”


  天知道他根本没有一秒钟认为自己能睡着。


  “无论听见什么。别动,别出去。”


  “只是需要个谦逊地去借个数据线。”


  走廊的出口在两端,中间的电梯根本没戏,007并不觉得他的逃生路线准备足够充分乐观。隔壁房间发出了响动,Q挂断了通讯起身正要打开电脑看看沉在花瓶底部的防水监视器。积着薄灰的天花板亮起了一个小红点闪烁了一下就晃到了他的镜片上。Q条件反射拿起带着刺鼻消毒水味的被子盖住了脑袋,又立刻恼怒地甩开瞪着红光的来源。


  那个小点在斑驳的墙纸上反复地闪烁着。


  [是--我]


  废话!不用摩斯密码我也知道是你!


  Q抓起了床头灯的开关快速地拨动着老旧的按钮并祈祷它能至少撑5分钟。


  [别--拿--那--个--对--着--我]


  Bond笑着咧开嘴让冷风灌进牙缝里呼了口热气。


  [放--心--]


  [那--个--没--装--填--子--弹]


  Q的脑子都气的沸腾起来快速运算着红外线瞄准器的电池够他这样玩儿多久。


  [停--下--Double--O--Seven]


  红色的亮点挪到他的大腿上闪烁着沿着身体向上蜿蜒。他的停下从来都不是真心的。Q抱紧了膝盖才想起自己加上的电子夜视镜头,他不想在公共频道里发火,R还在监听。


  [J-a-m-e-s-!-!-]


  Bond猜他快把电源开关捏碎了。留了最后一条消息。


  [我--在--]


  我在。


  击破玻璃的动静应声响起。


  4分钟后,隔壁房间里打斗声让Q接二连三地叹气,R贴心地在邮箱里丢了几份新鲜的报告模板,填一填就能上交。虽然M已经再也不会买他们的帐。


  9分钟后,酒店受潮的木门被一脚踹开,Q已经拿起了他的旅行包。


  “有温泉,24小时供餐和舒服干净的床单,觉得如何?”


  “你的狙击枪呢?”


  “揍人还挺好使的。你不愧是天才。”


  当Bond架着Q飞快地撤离酒店时做好了会被狠狠咬上几口的心理准备。他掰下了准星和镜头揣进口袋里,视频网站上常看到的,他终于明白那些猫咪飞扑激光笔的点击率为何高得出奇了。


  那真的非常,非常有趣。




Fin


=========================


老爷车给年轻人开一开就发现那叫一个速度快啊~~啧啧